追蹤
《金光閃閃羽大娘》
關於部落格
  • 841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試閱]恁良好強




櫃檯妹妹出差去
男慾按摩院
「唉……」嘆。
「唉…………」又嘆。
「唉………………」再嘆。
櫃檯小妹一會兒用左手托著下巴嘆氣,一會兒又換成右手,最後乾脆用兩隻手捧著臉頰用力嘆氣,哀怨盯著筆電螢幕上用PPS播放的某個美食旅遊節目。
嗚,好羨慕噗攏共天團可以把出國玩樂當工作。可惡,居然還吃什麼北海道帝王蟹,呃啊啊啊好想砸螢幕、好想摔筆電啊啊啊!
歲末年終捏,討ㄍㄟ(老闆)不給辦員工旅遊就算了,居然連尾牙也沒有。好可憐,嗚嗚嗚,她好可憐。
「嗚。」
嘟嘴,委屈把筆電蓋上,懶洋洋地趴在櫃檯,看著正從大門口走過來的陌生人。
「你們老闆人哩?」
櫃檯小妹瞅瞅眼前戴著墨鏡穿了件背心夾克配牛仔褲,夾克裡光溜溜啥也沒穿,露出大片胸肌加腹肌的花俏男,目光斜了斜江討ㄍㄟ(老闆)辦公室的門,「在裡面,不過我勸你等半小時後再過去,因為討ㄍㄟ他──在、公、幹!」
「什麼?公幹?」花俏男張大嘴巴誇張反問。「幹啥?」
櫃檯小妹沒好氣地對著花俏男大翻白眼,加重語氣道:「討ㄍㄟ正『在』辦『公』事裡忙著把金老大『幹』過來又『幹』過去,這樣說你懂了唄?」
「……」花俏男先是停了幾秒,然後邊搥櫃檯邊彎腰大笑。「哇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阿桑好好笑喔,噗噗噗噗………哇哈哈哈哈哈……」
櫃檯小妹額冒青筋憤而起身,一腳踩上椅子一手比出中指,「我操你爺爺的圈叉再敢對著老娘喊阿桑恁祖媽就踹爆你的蛋!」
「……」
一連串沒有斷句不用呼吸,正宗濃醇香的標準台客問候語讓花俏男頓時收笑閉嘴,瞇起眼睛摸著下巴打量眼前很有台妹FU的櫃檯小妹,幾秒後恍然大悟雙掌互擊,很沒禮貌地指著妹妹的鼻子道。
「你一定是我前任幹砲表哥現任表嫂說的那個櫃檯妹妹吧!」
「蛤?」這下輪櫃檯小妹滿頭霧水了。
剛才一個表哥,現在又來一個表哥?你耍我是吧?
「馬的你這胸肌花俏男是哪個道上混的啊?知不知道本按摩院後台很硬?知不知道這間店是台客幫金老大在罩的嗯?」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乖喔!」花俏男像摸小貓小狗一樣拍拍櫃檯妹妹的頭,痞痞笑道:「矮油葛格剛才不就跟你說了我是你家老闆的表兄弟,然後順便也是你家老闆姘頭金老大的表兄弟嗎?好啦乖喔,把中指收起來,小受要溫柔點知道嗎?這樣葛格們才會疼你喔!」
「小小小、小受?」櫃檯妹妹瞪大眼睛用手指著自個兒的鼻子。
「沒錯啊!」花俏男繼續揉著櫃檯妹妹的腦袋笑得一臉無賴,「小受、妹妹、零號,沒差啦都馬一個意思。對了,你要不要陪葛格睡兩下,包你爽歪歪。」
「──」櫃檯下,憤怒的拳頭狠狠握緊,眼中霹啪散射凶狠火花。
「唷!新來的客人?」
於此同時,剛接待完客人踩著高跟鞋走來的人妖師傅見花俏男正玩弄櫃檯妹妹玩得不亦樂乎,基於自家妹妹除了自己人外禁止外人玩弄的原則,人妖師傅大步一跨打去花俏男的魔爪拍拍他戴著墨鏡的帥臉,從櫃檯上拿了張金老大旗下酒店的名片在花俏男的面前晃了晃。
「客人要找小姐的話請去名片上的酒店,我們這裡只接待同志,門口在你後面,請便!」
花俏男揚起嘴角,笑笑:「我的床上從來只睡男人。」
換句話說,他沒找錯門走錯店,他知道這間按摩院是同志圈的著名新地標。
「那你幹嘛找我家妹妹麻煩?」人妖師傅歪頭。
花俏男聳肩攤手,對著櫃檯妹妹抬抬下巴,笑得十分欠揍。「找麻煩?沒有啊!我只是跟這位底迪說今天葛格我想點他的檯,正準備問他價碼呢!」
「你叫她底迪?你以為她是、男的?」人妖師傅的紅唇撐成大大的O字型。
「什麼?這王八蛋以為我是男的?」聞言,櫃檯妹妹的怒氣指數迅速飆升。
「不然哩?難道你會是女的嗎?啊哈哈哈怎麼可能?胸部就算再怎麼平好歹也有兩把肉……」
「……」人妖師傅搖頭嘆氣,拍拍花俏男的肩膀。
櫃檯後方有人哇地一聲哭了出來,蹲在地上猛畫圈圈。
「等等,不會吧……」
「櫃檯妹妹『真的』是我們店裡面,唯一經過國家認證的女生!」人妖師傅用手抹了把臉,再次拍拍花俏男的肩膀,接著道:「順便再告訴你一件事情,我家妹妹跟江老闆一樣是天蠍座的,你自己……保重……」
天蠍座的星座箴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人犯我,那就──
受死吧~混蛋!(爆炸筋)
「囧……細啊(死定了)……」
某個從小在江溫琪淫威下長大的傢伙,深深感到逼唉(悲哀)。
 
〒〒〒
 
「妹妹妳蹲在地上ㄘㄨㄥˋ嚇(幹嘛)?」
被「公幹」完的金火旺才紅著臉走出辦公室就看見櫃檯妹妹蹲在櫃檯後面,還用手指頭不停在地上畫圈圈。
「嗚……有人欺負我……」
「嚇(什麼)?有人敢欺負恁爸在罩的人?幹恁娘ㄟ是哪根蔥的吼(給)恁爸站出來!」
偶操!
恁爸在黑白兩道都發出公告,說這間按摩院全體員工攏細伊(都是他)台客幫金火旺在罩,啊厚(很好),恁爸馬千秋跨買ㄧㄚˋ鬥地洗蝦米郎架捏阿姆ㄍㄧㄚˇ細(恁爸也很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這麼不怕死),居然有種欺負他在罩的人?
櫃檯下陰暗處,櫃檯小妹露出猙獰的笑,接著抬起頭嘟嘴流淌兩行寬寬的眼淚,樣子說有多逼哀(哀怨)就有多逼哀,指著櫃檯旁邊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抽菸的花俏男,淚眼控訴。「嗚……就是那邊那個花不拉嘰的傢伙……」
金火旺順著櫃檯妹妹的手指頭轉頭一看,當場愣住。「張強?靠,恁那ㄟ抵家?(你怎麼會在這裡)」
「唷!」張強舉起手臂花俏地打了個招呼,笑道:「表哥,喔不,現在得喊你一聲『表嫂』,被幹得腰很痠吧?要不要兄弟我去康O美幫你買片撒隆趴撕貼貼?」
「偶操你媽的表嫂!」金火旺對著張強豎起中指,那聲表嫂聽起來刺耳極了。
「哈哈,唔──」
剛笑了兩聲,下一秒張強就像部隊裡的小兵見著長官似,從沙發上彈起來,對著金火旺背後剛從辦公室走出來的江溫琪,恭敬喊著。「表哥午安。」
「嗯,你來啦!」
沒戴眼鏡的江溫琪對張強點點頭,顯然還沒睡醒的江大老闆整個人貼上姦夫的背,抱著金火旺聲音含糊地說:「好睏……」
金火旺皺起眉頭,推開用下巴抵在他肩窩的傢伙。「好睏就再去睡,起來幹嘛?」
「哼!」江溫琪把眼一瞇,低頭便在金火旺的右肩處一咬。
「幹!你不要來不來就咬偶,恁爸不是排骨也不是雞腿?粉(很)痛的說!」
一臉睏意的人收回利牙,改用舌頭挑逗地在剛才咬過的地方舔啊舔,「誰叫你不乖乖給我抱著睡,你一起來我就跟著醒,是誰害我沒睡飽的,嗯?」
「……」金火旺臉紅咬唇。
馬的不要老「嗯」偶,恁爸下面那條巨龍最受不了的就是你這種嗯嗯聲,唔……這裡好歹是大庭廣眾,大巨龍你可別在這種場合給恁爸硬起來啊,不然恁爸的臉可就丟大了縮(說)!
「噗。」
早是老夫老妻的男人又怎會不知道自己的情人最凍莫條(受不了)他的鼻音,就喜歡欺負這樣反應有趣的小火旺,江溫琪憋不住笑意,貼著姦夫寶貝的耳廓噗哧竊笑。
聽見竊笑的金火旺,臉上紅得更加徹底,想把老愛欺負他的傢伙推開,卻又捨不得沒睡飽的情人,只能磨著牙齒忿忿地道:「馬的,你一天不欺負偶是會死齁?」
噘嘴在金火旺右邊的臉頰上親了一口,江溫琪笑得燦爛:「沒辦法,誰叫我的小火旺反應這麼可愛,忍不住嘛!把頭轉過來讓我多親兩口。」
「唔唔唔……」
被火辣熱吻吻得暈頭轉向的人,口裡發出沒啥小路用(沒什麼用處)的抗議。
劈啪──
劈啪劈啪──
去死去死的笨蛋情侶大放閃光彈,威力強大到不把路人閃瞎絕不罷休的程度。
「嗚呼。」
櫃檯小妹熟練地從抽屜中翻出兩副墨鏡,迅速戴上一副,順便把另一副遞給人妖師傅。
「嘖。」
人妖師傅接過墨鏡,同樣迅速戴上。
「呃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啊啊──還有沒有墨鏡我也要──」
張強奔向櫃檯,對著捧頰扭動中的櫃檯妹妹討救兵。
櫃檯小妹從抽屜內拿出第三副墨鏡,微笑攤開手掌心。「出租一分鐘一萬元,銘謝惠顧。」
「……」張強認命掏出皮夾內五張面額兩千的大鈔扔向櫃檯,抄起妹妹手上的墨鏡迅速戴上。
唾棄兩個笨蛋情侶沒有公德心亂放閃光彈的同時,張強默默在心中暗幹──
馬的,下次絕不再招惹跟表哥同星座的這個妹妹,絕不!
 
〒〒〒
 
「大ㄟ拍謝(老大抱歉),我遲到了。」
剛踏進男慾按摩院的林良好,就看見忙著回收墨鏡的櫃檯妹妹,然後第二眼接著看見從臉一路紅到脖子的金老大。追隨金老大ㄟ卡噌(屁股)這麼多年,自然明白妹妹的墨鏡和自家大ㄟ的臉紅所為何來,林良好一邊慶幸自己遲到躲過閃光彈的轟炸,一邊對那個不斷噘嘴巴朝他送飛吻的張強贈送中指。
「攏細哩遲到害ㄟ(都是你遲到害的)。」
某人毫不客氣把剛才被人偷襲熱吻到沒法抵抗的不爽推給自家小弟。
「……」
林良好鄙視瞪著他家老大,可惜金火旺臉皮太厚毫無感覺,十五秒後林良好放棄用眼神抗議,正經八百問起他被招喚過來的理由。
「大ㄟ你叫我過來有什麼事嗎?」
「喔對,差點吼伊棒麥企(差點給他忘紀)。」金火旺拖著死賴在他背上不走的八爪章魚走到林良好面前,把手搭在小弟的肩膀上拍了拍,道:「日本海口組的老大約偶參加他跟大林組的結盟儀式,阿母溝(可是)恁爸沒空去,所以偶就跟海口組老大說會派人過去代表恁爸獻上祝賀,你就跟阿強一塊去日本吧!」
「大ㄟ你──等、一、下!」林良好一臉的黑,「為什麼我要跟那個傢伙一起去?」
貼在金火旺背上的那隻章魚,喔不,是江溫琪江老闆,堆滿笑容好心地替林良好公布答案。「因為張強也受邀了。」
「他?」林良好轉頭看著露出大片胸肌腹肌的花俏男人,納悶。
江溫琪依舊笑容燦爛,道:「不知道嗎?張強可是海口組老大的乾兒子呢!所以你就安心帶他上路,去日本若有什麼沒法解決的事情,他那張臉不錯用唷!」
「囧……」
他能不能拒絕跟一個擺明在肖想他卡蹭(屁股)的傢伙去日本出差啊?
「對了,櫃檯妹妹你也順便拎去,我跟小火旺的店有些東西想叫妹妹去帶回來。」
「我幫忙帶回來不行嗎?」小小掙扎一下,他可不想多兼一個褓姆的差。
「我要叫妹妹帶回來的是GV和情趣用品,你……行嗎?」微笑微笑。
林良好發誓他在江溫琪投射在牆壁的影子上,看見一條帶著勾子不停搖晃的惡魔尾巴。「知道了……我會把妹妹整叢好好地帶過去再帶回來的……」
「那就謝謝了。」笑。
「江老闆客氣了。」林小弟苦笑。
就這樣,林良好看著江溫琪走去櫃檯、看著櫃檯妹妹興奮尖叫在櫃檯後面蹦蹦跳跳、看著張強摸著下巴露出變態歐吉桑的猥瑣笑臉、看著邊搖頭邊嘆氣從身邊走過不忘拍拍他肩膀聊表安慰的人妖師傅……
嗚啊!
難得去日本出差、難得去A片大國朝拜、難得以為可以暫時脫離金老大魔掌去把個兩打的日本妹……
結果、結果竟然得帶著兩隻跟屁蟲?
很好,過年時沒去廟裡上香卻跑去跟巨乳人妻嘿咻嘿咻果然會遭天譴……
「嗚啊啊,媽祖婆、三太子、土地公公……欠你們的那柱香能不能補插啊?欠你們的金紙能不能補燒啊?嗚嗚嗚我錯了……我錯了啊,嗚嗚嗚嗚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