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金光閃閃羽大娘》
關於部落格
  • 841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CWT29合本:XXXL,永字八法(羽大娘)】簡介&試閱

【試閱】
波波滋共和國
中非,波波滋共和國
全身上下只綁了片樹葉遮住重要部位的小男孩,拿著樹枝認真在泥巴地上寫了堆歪七扭八不知是什麼意思的符號。
波波茲共和國四大部落之一,阿拉拉族的酋長摸摸小孫子的腦袋問:『烏基基,你在做什麼?』
『寫字。』小男孩抬起臉,對著爺爺笑道。
『字?』
『嗯,跟醫生學的,是醫生國家的文字。』
小男孩口中的醫生,是世界衛生組織派往非洲各地,協助醫治當地部落並提升其醫療水準的志工。非洲除了有礦藏的幾個國家外,其他地方都很窮,尤其波波滋共和國,根據最新的調查,它是全世界最窮的國家,而阿拉拉部落,又是四大部落中最窮又最原始的一個,說這裡是地球上最最貧窮的地方一點也不為過。
但這都是那些自許文明的國家任性貼在別人額頭上的標籤,阿拉拉部落的人不覺得窮有什麼不好,他們只要能有東西填飽肚子女人能生孩子,就很感謝這塊土地,何況現在還有別的地方派來這裡的醫生,照顧他們難產的婦女、救活他們以前從來都救不活生命,還帶來許多他們從來都沒見過,屬於別的國家的東西。
這叫他們怎麼能不更感謝這片土地?怎麼不感謝願意來到這片土地與他們一起生活的,其他地方的人?
『怎麼會想跟醫生學這個?』
在先進國家的人眼中,也許認為阿拉拉族是沒有文化沒有受過教育的一群,但他們的心是開放的,就像非洲一望無際的大地一樣開放。他們不去排斥所有進入他們國度的外來文化,不排斥踏入他們土地的外國人,只要你不傷害他們的族人且願意坐下來跟他們吃一樣的東西,你就是他們的朋友,到死都是。
『因為很漂亮,就像我們唱的歌一樣漂亮。』
說完,小男孩低下頭,繼續憑印象在地上模仿從醫生那裡看到的「字」。
 
                                                                       
 
隨著時間流逝,烏基基從小男孩受變成的勇士。
阿拉拉族對於勇士的定義是心智與身體都被酋長確認具備資格後,才能是族裡的勇士。心智的測試必須在土地上找齊族人賴以維生的三十三種食物;身體的測試則必須有超過膝蓋那麼長的生殖器。
阿拉拉族的男人大部分都能通過這兩種測試,不過也因為阿拉拉族男人的生殖器太長,在兩條腿間晃啊晃地妨礙行走打獵,甚至像酋長那種天賦異稟長到形成「三條腿」,沒事就踩到自己的第三隻腿痛到滿地打滾。為了保護他們的重要器官,所以阿拉拉族的男人都會砍下一種樹的樹幹取適當長度挖空中心套上生殖器,接著把套好的東西貼著肚皮用麻繩綁在腰間,這樣就能不影響行動而從事耕作或狩獵。
烏基基雖然沒像爺爺那樣天賦異秉,卻也是超過膝蓋粗如握拳的尺寸。每次其他地方的男人來到阿拉拉族,不管是金頭髮紅頭髮、不管是白皮膚黃皮膚,就連本來「傲視群雄」的黑皮膚人,總會用驚訝又羨慕的眼神盯著他們的下面猛看。
後來烏基基才明白,原來其他地方的男人都好小好小,尤其那個從日本來的醫生助理居然只有他大拇指那樣耶!
害他不小心看見後驚恐尖叫:『救命啊,蛆蟲蟲在吃他的那裡!』
結果被聞聲趕來準備救人的醫生瞪了兩眼,用腳踹他屁股把他踹出醫療隊的帳篷,那個助理則流著寬寬的眼淚跪在地上不停用手指劃著圈圈……
『乖,不哭不哭,等等我幫你扁烏基基喔。』
『嗚嗚……那是我的雞雞,是雞雞,不是蛆蟲蟲……嗚啊……』
於是烏基基再次被醫生捉去痛扁一頓。
 
 
 
 
深山裡的大師
『王子,你確定是這裡沒錯嗎?』
領事館的人員坐在貨車上,一手抓著護欄一手指著越來越偏僻的景色疑惑開口。
他們波波茲共和國雖然很窮,但烏基基怎麼說也是他們四大部落酋長的孫子,按照國際禮儀可是他們皇族的王子,可不能在這種沒什麼人的荒山野嶺遭到意外,那可是會變成國際問題的。
烏基基垮著肩膀瞄了眼隔著玻璃坐在駕駛旁邊的醫生,委屈對陪同前來的領事館人員道:『我也不知道。』
嗚,這是他第一次離開部落、第一次搭那種嚇死人會在雲裡面飛的飛機、第一次踏上完全沒看過的國度,一堆的第一次把他搞得眼花撩亂外加水土不服吐得慘烈,要不是他身強體壯以及想學會中國書法的強烈渴望,他早就不顧勇士絕不退縮的祖訓搭下一班飛機飛回波波茲了。
是的,書法。
這個從他小時後第一眼看見醫生拿著叫做毛筆的東西在紙上寫出圖畫般的文字時起,就立定志向一定要學會的東西,驅使他不怕困難纏著醫生學中文、學寫字、學握筆、學磨墨。如今他說得一口流利中文,寫得一手優美書法,沒人相信他來自一個沒有文字的國度,甚至貧窮得還停留在狩獵採集的原始生活。
跟著醫生學寫書法學著十多年,越學越覺得這門學問真是博大精深的要命,明明是同一種文字,卻竟然有這麼多不同的書寫方式,而且每一種都各有獨特的魅力,讓他很難不一種一種地學下去。學到後來連醫生都搖搖頭說沒辦法再教他,於是問他想不想跟真正的書法大師學習?
天啊!大師耶!教醫生書法的大老師,當然想啊!
烏基基用力點頭,在得到爺爺同意,並經過一堆繁雜的外交手續後,他終於如願地來到這個擁有美麗文字的國度。然後領事館的人員連同司機還有他,就在醫生的指示下又是搭小飛機又是搭船,現在還開著台好像隨時會解體,跟當地人租來的小貨車,顛顛簸簸地往深山裡開。
醫生一手搭在車窗半個身子探出車外,回頭對著坐在載貨區的兩人開口:『放心吧!就算我想把他帶去賣,這小笨蛋也沒人會買。』
『醫生……』烏基基委屈扁嘴,大概是從小被醫生欺負慣了,就算現在長到快一百八十公分還是沒膽子跟醫生回嘴。
『哈哈。』醫生笑著坐回副駕駛座繼續當司機的導航器。
兩小時候,就在烏基基與領事館人員以為自己的屁股要裂成兩半的時,車子終於熄火停下,停在一座說好聽是很有歷史感,說難聽根本是間破廟的前面。
相較於驚訝到掉下巴的領事館人員,烏基基瞬間愛上了這裡,因為、因為──
『喔喔喔,好有回家的感覺!』
烏基基合掌噴淚,領事館人員掩面啜泣。
嗚嗚,本想說趁這次王子來到文明世界好好教育他國際文化,結果高級料理被嫌難吃、頂級飯店被他唾棄難看、就連要價上萬美金的床也被王子說是軟得好像在睡大象便便……
本以為是王子有意刁難,害他更努力地去找更貴更頂級的東西來獻給王子,結果沒想到、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王子喜歡的居然是這種有「波波茲風格」的東西?
真他獅子尿尿大象便便的。(註:此為阿拉拉族髒話,小朋友請勿模仿。)
 
                                                                       
 
在醫生的帶領下,一行人走進那間破……咳咳,那間很有歷史感的廟宇。
廟宇雖然破舊了點但佔地頗大,正殿擺了尊不知是什麼的雕像,穿過正殿來到寺廟後方,ㄇ字型的三邊除了廚房廁所和盥洗室外,其餘的房間是各弟子居住的地方。穿過這裡再往更裡面走,第二個ㄇ字型除了最右側是大師的房間,其餘房間內部打通,房門外還懸著塊匾──
修練房!
『修練房?』烏基基轉頭看著醫生,非常好奇。
『就是所有弟子練習書法的地方。』
『喔。』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
醫生敲敲大師的房門,正要開口便聽見裡面傳來奇怪聲音。
「師傅……嗯啊……不行……弟子不行了……」
「……」聽得懂中文的領事館人員雙手捧頰,下巴再次鬆脫。
這這這,這種聲音……
別騙我說是在掏耳朵或按摩筋骨這種爛梗,這分明是在炒飯炒麵炒米粉的那種聲音,而且還還還、還是兩個男的?
同樣聽得懂中文的烏基基卻滿臉疑惑,改用中文問醫生:「裡面的人為什麼一直喊不行了不行了?」
醫生白了他一眼,哼道:「你以為人體書法這麼容易學的嗎?」
「人體……書法?」
醫生拍拍烏基基的背,搖頭:「人體書法你是別想了,你能跟大師學普通的書法就不錯了。在這裡的學生從來不超過十個,而夠資格被選上跟大師學習人體書法的更是少數,至於大師理想中要達到『人筆合一』的境界,據我所知幾十年來不超過五人。」
「我的獅子尿尿大象便便。」烏基基驚呼:「光聽就好難的樣子。」
「廢話!」醫生又甩了烏基基一眼,「你以為大師怎麼肯收你當弟子?要不是本人剛好就是那神乎奇技五人中的第五人還幫你當介紹人,你以為師傅會願意收你啊?想得美!知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殺掉你只為當大師的弟子?」
「唔……」烏基基縮縮脖子,敬畏地看著大師的房門。
「所以要懂得感恩知道嗎?」
「嗯嗯。」
「還有就是──」
「是什麼?」歪頭問。
醫生瞇眼看著烏基基,咬著牙威脅說道:「你要是敢吃不了苦中途跑掉,我就讓你吃掉滿桌子焗烤田螺。」
「哇啊──不要不要不要──我死都不要再吃蝸牛──我不要──」烏基基噴淚。
「那就給我乖乖待在這裡跟師傅學。」
「嗚嗚嗚,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會中途跑掉的。」
「真乖。」醫生笑瞇瞇,墊腳摸摸烏基基的大腦袋。
旁邊的司機和領事館人員紛紛落下冷汗,這這這、還真是鞭子和糖果的教育啊,我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